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叶风霜的博客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般若品第二  第十五集  

2017-01-25 05:28:17|  分类: 法门无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 般若品第二  第十五集

  继续说。「总净心念」大家统统「净心」然后再念,这「念」是心念,心在念。「念佛」、「念咒」的「念」不是口(边)(即唸),没有口字旁,表示是用「心」来念。这个「念」啊,你看这个「念」字,什么叫做「念」?是「今心为念」,现在此刻这个「心」,就叫做「念」。所以中文的造字也是很深奥的。净「心」来念「摩诃」,「摩诃」是梵文,是「大」的意思。「般若」上次已有讲过,刚刚讲过。「波罗密多」是到彼岸的意思,就是「以大智慧能够到达彼岸」,意思就是「度」,大智慧能够「度」。这个到「彼岸」是一个比喻而已,有「生死烦恼」就是「此岸」,如果能够「超越生死烦恼」就叫做「彼岸」。所以「龙树菩萨」他著一部「论」叫做「大智度论」,「大智度」就是「摩诃般若波罗密多」,就是「论」这个「大智度」。「复云:善知识,菩提般若之智,世人本自有之」,「善知识」就是六祖大师称呼在场的所有的人,你们诸位「善知识」啊「菩提般若之智」,这「菩提」意思就是「觉性」,「觉性般若之智」。「世人」就是世间人,一切世间人啊「本自有之」,本来就是有这个「菩提觉性」的「般若之智」啊!「只缘心迷」,这「缘」就是因,只因为「心迷」,「迷」就是迷路或是迷失方向叫做「迷」。这个「迷」是迷什么呀?有两种的「迷」,一种是「迷内」;一种是「迷外」。「内迷、外迷」。「外迷」什么?外迷「五欲六尘」;那「内迷」呢?内迷就是迷自己的「根身六识」。一切众生迷这两种东西,就是「迷内」跟「迷外」,「外迷」五欲六尘,五欲是「财色名食睡」,被「财」迷去啊、被「色」迷去啊、被「名」迷去啊、被「睡」迷去啊、被「食」迷去啊,被「财色名食睡」这五欲迷去,这就是「外迷」;或是被「色声香味触」(五尘)迷去,「迷色、迷声、迷香、迷味、迷触」这叫「外迷」;或迷「山河大地」,例如有的人爱看风景啊,所以常常去朝山,朝山还可以边看风景、边拜,真好!空气又好、景致又好,在拜的时候大家又可以作秀真好、带表演,这是「外迷」;迷「山河大地」、迷「房屋田产」、迷「汽车洋房」,这是「迷无情界」;那迷「有情界」,迷「迷父母妻子儿女」,这些都是「迷」,这是可以看得到的;那看不到的呢?迷「称赞、恭敬、名誉、供养」等等,这也是一种「迷」。所以世间人说「人死留名,虎死留皮」,其实这是妄想,你留名,而那「名」也是会变的,有时你这一世现在得好名,到下靠子可能你被人骂得要死,也未可知。例如孔子公他也有时候(境过)很好,有时候也不太好,如「批孔扬秦」的时候他就遭殃了,对不?然后碰到胡适的时候,就提倡把孔子(孔家店的书)全部丢到茅屎坑里面去,对不对?(如五四运动,文化大革命),所以边孔子公也有「时候好」(景气)的时候,也有「时候不好」(不景气)的时候,连孔子公都这样了,何况是你我。所以有些文学家,有时候在某些朝代他就很风靡,有时候就籍籍无名,就没有人要研究他,对不?所以那「名」啊!是依附「外在的」(条件),而且是虚幻的(不可靠的),所以你如果要求「留芳百世」那是妄想的,因为不可能,你的名声也是起起落落,那都有「市场」的啦!那市场有那个(景气)指数有时候高,有时候会低,像卖股票一样,所以有时候也会「跌停板」,所以很不可靠,而且为什么呢?因为那是依靠别人的评判(而存在),那真可怜、非常的可怜。所以修行佛法就不应再求这个(名)了,求那个就是一种系缚,「为名所系缚」嘛!被「名」绑死,众生就是空思妄想,为了求有名,不只要当世有名,还要流芳百世,实在是三八,没有那种事(指能流芳百世)。
  所以你这样看儒家说的「三不朽」,即「立德、立功、立言」,其实会不会朽呢?会朽,没有一样东西是不朽的,因为「一切法皆悉无常」,很明显地这个时代孔子公就没有很流行,对吧?那样就朽啦,对不!所以这个叫做「外迷」,「外迷五欲六尘」,「迷财、迷色、迷名、迷食、迷睡」,都是这个「心」被那些东西所迷惑了,这个「迷」就是「迷惑」,这是讲「外迷」。
  那「内迷」呢?这「外迷」已经够难了,对不?你要克服这「外迷」已经够难了,要有那种智慧啊!知道这些都是虚幻的,都是「依靠外法」心就不自在了,这已经够难了,你说光是要看那个「欧卡内」(日语,钱)就很难了,对不?可是「欧卡内」只是一个东西啊!跟「欧卡内」有关系的太多了吗!我刚才说的房子啊、田产啦、洋房啊、汽车啊这些统统都是啊!这些东西统统都是跟金钱有关系的,财啊!那要看开这个「器界」啊!「有相的器界」的东西,(如看开)「房屋、田产、山河大地」这已经很困难了,这叫「器界」的就是「无情界」的。刚刚讲的那些「房屋田产」啊、「色声香味触法」等,那些都是「无情界」的。而「有情界」的就更加困难了,你要不被所谓的就是「父母、妻子、儿女等眷属」所迷这就更难了,可是这些仍是「外法」。
  等到谈到「内法」那就又更难了,内迷「根身六识」或是「八识」,我们众生不但「迷于外」,而且还「迷于内」,迷自己的「身体」根身跟迷自己的心,「迷」身又迷「心」。那「迷」的根本是什么?「迷」的根本就是「贪爱」,因为「贪爱」所以「迷惑」。
  所以我们贪「外法」又贪「内法」。「外贪」这个世界,「内贪」(自己的)身心,所以不得「解脱」啊!然后(把)外贪(的)这个世界当作是我的,内贪(的这个)身心当作是「我」。所以一个是「我」;一个是「我所」。
  所以「外迷」为「我所」,「内迷」为「我」;外迷「我所」,内迷「我」。
  「只缘心迷,不能自悟」只因为心中迷惑,所以不能自己悟到。「须假大善知识示导见性」,所以就要「假」就是依靠,就要依靠、假借大善知识,「示」就是指示,「导」就是引导,指示引导,才有办法「见性」,「见」到自己的「本性」。就好像一个人到一个地方去玩,他因为迷路,所以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去要问人家说,总统府怎么去、在那里?有一个认得路的就跟你说,总统府在那边,你就这样走。为你指示总统府在那边、那样走的那个人,就是「善知识」。所以因为你迷了路以后,你再怎么转也转不出去,再怎么转也转不到,所以你就要靠善知识给你指示。一切众生不能悟道就是迷啊!「迷」的相反就是「悟」,或者反过来讲,「悟」的相反就是「迷」啊!所以不能「开悟」的时候就是因为「迷」的关系,那「迷」的关系所以没有找到路,那因此就要靠「大善知识」来指示、引导你们(向)正确的方向。这个「指示」跟「引导」不一样,「指示」只是指给你知道就好;那「引导」呢?就是说甚至把你带到「目的地」,有时候若只是告诉你(怎么走),你听也听不懂,所以他就说「好啦、好啦,我带你去吧」!美国人和日本人经常会这样,我们台湾人不知会不会这样不知道,你若问他路,他跟你说了半天,你又听不懂,仍不知怎么走,他就会干脆带你去。「当知愚人智人,佛性本无差别」,你就要知道「愚人」愚痴的人和有智慧的人,他的「佛性」本来是「无差别」的,但是只因为他的「迷」和「悟」的程度不一样,所以就有愚痴也有智慧的(人),种种的差别。所以有的人学习这个禅宗,很容易就坠入「断灭空」,他说「啊,没有差别」或说一切都不分别,虽然「不分别」,但众生还是有迷、有悟、有智、有愚啊!这「迷悟」和「智愚」还有很多差别,有的人很笨,有的人没那么笨,有的人小笨,有的人大笨,对不?以智慧来讲也是一样,有的人有一点智慧,有的人智慧很高,有的人有普通的智慧,这都有很多的差别,是不是这样呢?所以虽然「真如本性」是一样的,但是因为它现出来的「相」不一样,所以它的「作用」就有很多不同,差别就很多,虽然差别很多,但是究竟来说是没有差别;虽然「究竟」来说没有差别啊!但是因为因缘不一样的关系,所以也有种种的差别,这样听得懂吗?所以若要说「无差别」,另外一句也要说,「因为因缘不一样的关系,所以也有现出来种种不同的差别出来」,所以有「智」有「愚」。不是只有有「智」有「愚」,也有「健康」也有「生病」的啊!也有长得很壮,也有缺嘴的,也有眼瞎的,生出来就这样子的,也有精神很政常的,也有发疯的,统统有啊!对不?这就非常不可思议,是不是这样呢?所以这都是众生的因缘不一样,它因缘不一样,它的「业果」就不一样。
  「吾今为说摩诃般若波罗密法,使汝等各得智慧」。我现在为你们解说这个「摩诃般若波罗密」的这个法,所以你们大家统统可以得到智慧。「志心谛听」,「志心」就是「一心」的意思,「专心一心」来好好听,「谛」就是「真」,「以真心来听」,不要再妄想分别。「吾为汝说」我来跟你们说。
  经文:〖善知识!世人终日口念般若,不识自性般若,犹如说食不饱。口但说空,万劫不得见性,终无有益。善知识!摩诃般若波罗蜜是梵语,此言大智慧到彼岸。此须心行,不在口念。口念心不行,如幻如化,如露如电;口念心行,则心口相应。〗
  先看到这里。
  善知识,诸位善知识,这世间有一些人一天到晚就嘴里面一直在念、一直在说,说这个「般若」,如念一点「般若经」啊就一天到晚在说「般若」,就一直掛在嘴巴上。「不识自性般若」但是他实在没认识到他自性的「般若」,他所说的「般若」是外在的「般若」,不是真正的「自性的般若」,如果这样呢?「犹如说食不饱」,就好象「说食」吃的东西、食物,若只用说的,而没有去煮,也不能得到食物,只有用说的不会(吃)饱,这意思就是「画饼充饥」的意思,「说食不饱」和「画饼不能充饥」意思是一样的,你只用说的不会饱。「口但说空,万劫不得见性」只有嘴一直在说「空」,「口但说空」心实不空,而种种的迷执,贪著不舍,这样子的话,万劫也不能见性。「终无有益」这样只有说「空」,也没有利益就是,所以这一切佛法,都不是嘴巴在说的,都是要「心」来做的。「善知识」诸位善知识啊!「摩诃般若波罗密」是梵语,「梵」的意思就是「清净」的意思,清净的语言,这是印度文的一种。「此言」,「此」就是此方,(此言)就是(指)我们中国话的意思,就是说「大智慧到彼岸」,因为他有大智慧,所以才能够达到彼岸。「此须心行」「此」就是这个事情,这件事情是须要心行,「心行」就在心里面修行,「不在口念」不是在嘴说的。「口念心不行,如幻如化」如果只是嘴念,而心没有照着做,不依行那就「如幻如化」,好像幻化一样,「幻化」的意思即不是真的,那就对本身没什么帮助,没什么利益。「如露如电」就好像「露」和「电」一样,露水太阳出来它就不见了,电也是很快、「电」是无常。所以意思就是说「刹那生灭」,这种智慧是不能久住的。「口念心行,则心口相应」如果嘴里面唸,还有心中照这样去做。「则心口相应」心跟口就互相呼应,这样「口说心行」,互相照应,相符合。
  经文:〖本性是佛,离性无别佛。何名摩诃?摩诃是大。心量广大,犹如虚空,无有边畔,亦无方圆大小,亦非青黄赤白,亦无上下长短,亦无瞋无喜,无是无非,无善无恶,无有头尾。诸佛剎土,尽同虚空。世人妙性本空,无有一法可得,自性真空亦复如是。善知识!莫闻吾说空,便即着空!第一莫着空!若空心静坐,即着无记空。善知识!世界虚空,能含万物色像:日月星宿,山河大地,泉源溪涧,草木丛林,恶人善人,恶法善法,天堂地狱,一切大海,须弥诸山,总在空中。世人性空亦复如是。善知识!自性能含万法是大,万法在诸人性中。若见一切人『恶之与善』,尽皆不取不舍,亦不染着,心如虚空,名之为大,故曰摩诃。〗
  看到这里。
  这是六祖大师在解释这个「摩诃般若波罗密多」那个「摩诃」的意思,「摩诃」就是大,那什么样的「相状」叫做大,真正能称为「大」的东西是什么呢?六祖大师就这样解释,从刚才那个接下去看「本性是佛」,我们众生的本性是「佛」,如果离开这个本性,就没有别的「佛」,所以一切诸佛都是证到这个本性,所以才统统是佛。「何名摩诃?摩诃是大」什么是摩诃呢?「摩诃」的意思就是「大」的意思。那「大」的意思是什么呢?「心量广大」这个是最重要的意思(大般若的人),「心量广大」好像虚空那么大。「无有边畔」就无边无畔,看不到边那么大,这(心量)才叫做「大」,这只是讲它的「尺寸」,它的尺寸就是看不到边(无法测量),那样叫做「大」,但(还)不只是这样而已,不只是尺寸。「亦无方圆大小」(大般若)也没有形状,如果有形状的话,也不能称为真正的大,不能说他是四角的或是圆的或是大或是小(它超乎一切形状),这种东西(般若)才是「大」,还有(大般若)「亦非青黄赤白」也不是青色的、黄色的、赤色的、白色的,也就是说(大般若)也是「超越了颜色」,不是「属于」那一种颜色,而是「超过了一切的颜色」,这「青黄赤白」只是代表而已,代表一切颜色,也不能说是「属于」那一种颜色,它是超过一切颜色的,所以(这般若)才是「大」。「亦无上下长短」,「上下」是方位,也不能说它「大般若」是在上面、还是在下面,或者说它的方向在那里,还是长、还是短。「亦无瞋无喜」,「瞋喜」是「情」,(大般若)它也是「超过一切的情和感受」,「情」跟「受」,所以「无瞋无喜」,不能说(大般若)是「瞋」或是「喜」,超越这个「瞋喜」的范围,所以(大般若)才可以说是「大」。「无是无非」,「是非」是「分别」,(大般若)超过一切分别,所以它是真的「大」。「无善无恶」,「善恶」是「价值判断」,(大般若)「超过一切价值判断」,所以它是真的「大」。「无有头尾」,「头尾」是次第,(大般若)也超过一切的次第,要是有次第也不是真正的「大」,它超过一切的次第,所以(大般若)是真正的「大」。「诸佛刹土尽同虚空」(大般若的境界),一切诸佛的「刹土」就是佛土,就是「佛国」,统统好像虚空一样,「虚空」的意思是「无所住著」,不住不著,一切诸佛的「刹土」,一切诸佛的「佛国」,对它(大般若)来说,它都没有「住著」,「不住不著」,这样才是「大」。「尽同虚空」无所住著。「世人妙性本空」所以一切世间人的「妙性」,它本来就跟「空」一样。「无有一法可得」没有一点点的「法」可得,「得」的意思就是「执著」,你要把它「把握」起来,要把它「执着」起来,说那是「我的」,那样叫做「得」。所以一切妙法、世人的本性统统跟虚空一样,没有一点你能够把它「执着」起来,就是「无一法可得」。「自性真空亦复如是」众生的「本自有之的佛性」叫「自性」,众生本自有之的佛性那个「真空」也是一样。「真空」的意思就是说「能够容纳一切」,可经容纳一切叫「空」,可以容纳一切而不取、不著、不染这样子叫「真空」。所以我们众生的心,本来应该就是这样,对一切他都能够「容纳」,而且「不著不染」,所以是「真空」。
  「善知识」诸位善知识,你们不要听到我说「空」,就执著那个「空」,第一个不要执着「空」,「第一莫著空」不要执著「空」。「若空心静坐,即著无记空」,若是「空心静坐」这个叫做「枯坐」,若是「空心」,把这个「心」都空掉了,然后在那边坐著叫做「枯坐」,所谓的「槁木死灰」啊!这样就「著无记空」,「无记的意思」是什么?「非善非恶」叫做「无记」。(关于)非善非恶,因为一切法有「三性」,就是「善、恶、无记」,一切法中有的法是善的,有的法是恶的,还有另外一些法,你不能说它是善或是恶的,那种叫做「无记」,就是没办法登记,没有办法记载说是属于善、还是属于恶,那叫做「无记」。譬如说(四种)「不定法」就是「无记」法,「悔、睡、寻、伺」是「无记法」,这「四不定法」也属于「无记法」。「无记」就是不能确定说它是好的、还是坏的。譬如以「睡眠」来说,你不能说它是好、或是坏,那便是「无记法」。怎么说「睡眠」不能说它是好或是坏?若是人疲劳的时候睡觉,睡了以后精神很好,这样就是「善」的,对不?同样是睡,若已经睡得很饱了,你还继续睡,这样就变成坏的了。所以同样是「睡眠」,贪睡就是不好的啦!但不管怎么样,那个睡眠本身是一种「无记」法。「无记法」是属于愚痴所摄,是一种愚痴。所以「无记法」做得太多的话,就变成「愚痴」。「空心静坐」也是一样,你坐在那里、傻傻的坐,好像木头坐在那里,不会增加智慧,反而越坐越笨,不会越坐越聪明,坐到后来,一个人混混钝钝的。
  所以不是说「打坐就是修行,就能开智慧」你知道吗?也要懂得方法,你须知道坐在那里要怎样「用功」、怎样「用心」。智慧是要修的,不是说坐在那里,自然就会有智慧,(智慧)会从天上掉下来,不是这样的,须知道这智慧要怎样「修」。还有打坐不是说坐在那里,有的人开始坐的时候脚会疼,坐到后来脚比较不疼的时候,就说坐得好舒服呀!坐在那里不是要「求舒服」的,坐在那边是要「修道」,是要开智慧、是要断烦恼的,所以不要搞错了。
  「若空心静坐,即著无记空」,「无记」就是愚痴,所以不要稍微念一些「般若经」,就一天到晚讲「空」。
  「善知识,世界虚空能含万物色像」,这世界是「器世界」,器世界的虚空能含这一切万物,这万物的色像,统统在虚空之中。
  「日月星宿,山河大地,泉源溪涧,草木丛林,善人恶人,善法恶法,乃至天堂、地狱,一切大海、须弥山等等」统统是在这个「虚空」里面。所以一切法统统在「虚空」之中。这个比喻下面、比喻说世间人他的本性是「空」也是一样,他的本性「本有的佛性」能够含容一切善恶,「人、法、依报、正报」统统在这「佛性」里面。
  「诸善知识」,自性「能含万法」,所以叫做「大」,「万法」统统在诸人的「本性」里面,在诸人的本性里面显现出来。
  下面「若见一切人恶之与善,尽皆不取不舍亦不染著,心如虚空名之为大」。以上所说的,就是说「大」或是「空」的道理,现在这句所说就是说教我们怎样修这个「大」。这个「大」、这个「摩诃」要怎样修(才能达到「大般若」的「大」)?就是我们若见到一切的人、无论见到什么那种人,「恶之与善」,见到一切人他恶的地方也好、见到他善的地方也好,统统「不取不舍」。「不取不舍」的意思,换句话讲就是「不爱不憎」。甚至「不取不舍」比「不爱不憎」还要更进一步,因为你「取」的话就是「喜欢」嘛,「舍」的话就「讨厌」嘛!你「喜欢」的时候你就会「取」,你「讨厌」的时候你就会「舍」。因为「取舍」所以才有「爱憎」。「亦不染著」心也没有被染到,这个「心」好像虚空这样,这样叫做「大」,所以就称作「摩诃」。所以要怎样修这个(大般若的)「大」呢?怎样修这个「摩诃」(般若之大)呢?就是这样修。若看到(别人)好的地方,或是坏的地方统统「不取不舍」,不爱不憎,「不忻不悲」,这样叫做(大般若之)「大」。所以世间人常说「我能爱能恨」或「我嫉恶如仇」(这是凡夫人的境界),但是修行人、修佛法的人,就不说「嫉恶如仇」了。学佛的人要怎样呢?要「不憎恶人」,这就很困难了,对不?不憎恶人,不但不憎恶人,甚至佛在佛经里说「于善不善等以慈」,「于」就是「对于」,对善人和不善的人统统平等地有慈悲叫「于善不善等以慈」,这就真的「大」了,「大悲大悲」是没有条件的,并不是说他是善人所以我对他好,他是恶人我就不对他好;他是善人我就对他慈悲,他是恶人我就不对他慈悲。
  经文:〖 善知识!迷人口说,智者心行。又有迷人,空心静坐,百无所思,自称为大;此一辈人,不可与语,为邪见故。善知识!心量广大,遍周法界,用即了了分明,应用便知一切。一切即一,一即一切,去来自由,心体无滞,即是般若。〗
  看到这里。
  「善知识,善人口说」这「迷人」他只是「用口」说而已。若有智慧的人,他「用心」在修,他在心里面修。「口不乱说,心在修行」,要是没智慧的「迷人」、愚痴的人,就只有一天到晚嘴巴吱吱喳喳地说,心里都没在修;还有一种「迷人」,愚痴的人、迷惑的人「空心静坐」,他就要把这个「心」空掉,在那里「静坐」,「百无所思」一切都没有在想,说他能这样而自称很伟大,为什么?因为他说「我可以把我的心都空掉」,其实这是愚痴,因为你不可能把那个心都空掉,即使你真的可以把心都空掉,也不会有智慧的,你知道吧?即使你能够空掉的话,也不会有智慧,也不能度烦恼,所以就称为「迷人」。「此一辈人,不可与语」说这种人啊!就不能和他一起说话,(不能)说什么呢?(不能)和他说这个「无上法」。「为邪见故」就是他「为著邪见故」,因为他心中有邪见。「善知识,心量广大,遍周法界」我们这个「心」的「量」本来很「广大」,可以「遍周法界」,无所不包、无所不容。「用即了了分明」,如果在应用的时候就「了了分明」,「了了」就是「清楚」的意思,很清楚又分明。「应用便知一切」若是应用这智慧的时候就「知一切」,就是如实知道一切法。「一切即一」对这个修行人来说,他就证得「一切法」就是「一」,「一」就是指「一相」,「一相」就是「真如相」。「一切即一,一即一切」,「一真如相」就涵摄「一切法」,所以它能够来去自由,「去来自由」就是「来去自由」,这样就是「生死自在」。「心体无滞」他的「心」的本体、「心」的本体没有障碍,「滞」就是滞碍,就没有障碍了。这样的意思就是「大般若」的意思。
  第十五集完。
  六祖坛经义解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